本作不适合萌豚, 玻璃心, 处女厨, 人格不成熟, 精神不够强大, 三观不成熟的玩家.

真的, 年轻人别玩这游戏, 要么因为一点芝麻蒜皮的东西你玩了不舒服还到处喷这作品可能是对本作最大的侮辱.

个人认为, 精神状态或(和)社会经验都是不上不下的人游玩本作时的体验可能会很差, 最适合本作的玩家大概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与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的人.

 

"在虚拟的故事中寻求真实感的人, 脑子一定是有问题"

已经不是脑子有问题的等级了, 我已经疯了.

 

先从结论来说, 个人认为本作的质量超越サクラの詩. 樱之诗多多少少参杂着SCA自的电波和哲学思想(可能不少人觉得难以接受).

本作在抽筋扒皮卸骨之后并没有那么复杂, 只是讲了个能让那些产生共情和共鸣的人痛的深陷其中但又痛的无法自拔, 让那些无法产生共鸣的人看了一部比较曲折但最后读完后想写读后感但又写不出来的小说罢了.

即使我的心藏像是中间被掏空然后塞了一块虚空一样的物质, 将周围的血液不断吸入但又不吐出任何东西般, 被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感情所压缩着也好. 我也必须说本作很让我满足, 讲了个能够自圆其说的完整的故事.

 

我试问, 緒乃ワサビ要是把本作的剧本真的写成文库本的小说的话, 它带给人的观感会和作为GALGAME的本作一样吗?

这就是galgame, 甚至VN存在的价值, 以至于让我觉得我还能坚持玩galgame和VN到今天为止的一切都是有价值的.

这是我玩的Laplacian的第一作 ,也是我玩的緒乃ワサビ的第一作, 在这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要是不去查甚至不知道他也参与了アオイトリ. 一想到这是他在gal方面的封笔作就感到十分惋惜. 我认为他的剧本把gal乃至VN这一表现方式的优点发挥到了极致. 本作的剧本很小说, 倒不如说这才是VN最应有的形式. 把倒叙和插叙这两种写作手法用的淋漓尽致的作品里, 本作是, 也将会是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刻的作品. 但是本作的剧本很不GALGAME, 是エロゲ―但不是美少女ゲー, 虽然有美少女的要素但本作的剧本怎么看都不是传统的美少女ゲー, 更不用说现在业界的主要顾客都是不太能接受这种剧本的玩家.

 

但是金子总会发光不是? 你看, 这不就发光了吗?

 

 

 

首先要说的是, 本作充满了肉眼可见的用心去制作了的痕迹, 但又明显能感到Laplacian缺钱.

为了每个CASE的沉浸感特地做了不同的UI这点在我的印象里就没几部黄油会这么干. CASE 2 H scene的台词翻译成英语基本就是大差不差欧美人做爱会说的东西. BGM也是, 为了切合每个CASE的背景及人物的心理做出了很多风格的同时又很贴切.

但资源的重复利用真的有些吓人, 当然这个可以说是故事设定上的缘故, 也可以说是Laplacian缺钱, 估计没人会知道真相. 明明立绘和很多CG画的很惊艳, 但也又不少CG有些地方画的很崩, 崩到让我觉得奇怪的程度.

 

系统方面, 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 没有太多奇奇怪怪的按钮和奇奇怪怪的功能, 比如お気に入り登録这种我无论如何都觉得蠢的功能.

干净和流畅程度可能比不上F社的UI但是说是优秀毫不为过. 倒不如说光是UI就做了五种, 算是同质但是不同色的某个, 一共是六种. 可能游玩过程中不会觉得这东西有太大差异, 但到达真相后就(大概)能明白为什么要在UI这种细节上执着. 可能UI这东西对沉浸感和代入感的影响因人而异, 但对我这种喜欢在虚拟的故事中寻找真实感的人来说, 在不同的故事中没有因为UI让我产生不适或感到违和感, 这毫无疑问是加分点.

 

音乐方面,我对配乐的评判标准很简单, 但比我对剧本的要求更严格些 (可能是因为过去十几年来黄油业界肉眼可见的剧本拉跨程度让我对剧本变得宽容了).

不温不火, 不让人产生突兀感是一般. 一半以上的黄油配乐曲子都属于这个类别.在这之上如果有那么一两首想要去弄OST保存下来的便是合格. 大部分觉得好听但听的时候只是单纯的听着而已的BGM就是这个类别. 切合场景, 并且能够带动情绪便是优秀. 基本上评分比较高的gal都有个那么几首这个类别的曲子. 能带动情绪的同时并且渲染心境的便是出色. 顶级的究极, 是能把听众对作品的回忆, 所思所想, 心境, 感情, 再一次从记忆中拉出来放在心上并让人再一次沉浸进去.

本作BGM不让人感到突兀, 切合场景, 带动情绪的同时还很简单, 都很简单.

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没错, サクラの詩和ReLieF的BGM也很简单, 没那么多复杂奇怪的乐器复合演奏, 也没有复杂奇怪的旋律. 就是很简单. Simplicity with beauty. 这很难很难. 比起ReLieF那个质量高到爆炸的主旋律变奏成不同版本, 本作更像サクラの詩那种切合场景去配乐, 虽然主体都是钢琴但根据每个CASE的不同也有切合CASE背景的BGM.

然后最让我脑袋爆炸的是其中一首钢琴独奏, 也是通关后回到标题的BGM.

我是第一次被一首曲子连续弄哭三回, 虽然还没到老男人的程度但我也已经是不上不下的一把年纪了, 但我并不感到惭愧. 我找遍全网都没找到BGM的OST, 所以我并不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也许是还没发售, 如果出来了肯定会买. 这就是一首很简单的钢琴独奏, 没有很复杂的旋律, 真的很简单, 简单到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第一次是CASE0结束后回到标题画面, 听完前五秒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呆住了, 呆住的同时发现标题画面的CG变了, 于是我开始观察这副"画". 渐渐的我的视线就模糊了. 这个不管是回忆也好假象空间也好还是现实也好的"世界", 她无处不在,却又到处都只有她不在. 我忍不住了.

第二次是隔天, 因为突如其来的冲击导致我没心情把Epologue推完的我打算游戏. 结果比昨天还快. 前两个音节, 我的眼角开始发酸, 第二十四个音节也就是两个音节一拍的部分结束时我的视野又开始变得模糊, 前奏结束钢琴重低音响起时我又没忍住.然后我就关了游戏, 花了几天调整心境和无时不刻不感到被什么所挤压所压缩着的心脏.

第三次是我调整心境完了以后去推Epilogue, 推完后回到标题我又是没能忍住. 这个Epilogue完全是为了放H scene和照顾追求HE的玩家写的. 先不论CASE 1-3, 这个CASE 0的字里行间都能看出来緒乃ワサビ自己不想写Epilogue, 甚至把设定上的东西都忘了. 就差明摆着告诉你这是"梦"中之梦一样的东西. 回忆起CASE 0 海斗最后为了不让人们忘记世凪而不断讲述她的故事的样子, 为了让成为世界的她不被遗忘而不断重复着的讲述人的样子, 为了赋予他和她所经历的一切意义而不断扼杀自己最终变成活死人般的样子,我又他妈没忍住.

 

关于CV, 我就一句话: 神代岬是神.

 

 

 

序章一上来会进CASE 1, 剧情前进到爆点时会被突然被遮断并回归CASE 0, 之后CASE 2, CASE 3 也会以相同的方式行进, 三个都结束后会选择先进行哪个CASE的后半.三个全通后会进入CASE 0, 也就是一切的真相. 这里怎么选完全是个人喜好, 我个人选的是1→3→2, 但是全通后结合故事的原点来看, 建议1→2→3的顺序攻略, 这样的话当一切都变得渐渐明了时游戏体验会最大化.

 

 

 

CASE 1:

丧失了追求,梦想,活力,乃至活下去的意义,只是单纯的活着的中年老男人的故事. 那个钢琴作为重低音前奏的BGM仿佛一滩甩不掉的泥一样黏在身上让人觉得浑身无力四肢沉重.

有島作为临时教师在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学校里教着他并不感兴趣的古文, 明明不想这么干但每天醒来却又像机器人一样按部就班的行动然后去学校教书, 中午吃着怎么都不觉得腻的咖喱然后下午去图书馆看书. 年轻时想要成为小说家的他边憧憬着他的大学同期波多野秋房,但只在学校校内文集上发了一篇没什么波澜的文章就没了下文.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遇到了一个和他立场差不多但是想要成为编辑的女人, 两人就这么相识, 交往, 结婚, 然后生活. 对梦想的追求也好对明天的期待也好对未来的憧憬也好夫妻之间的感情也好就这么在时间流逝过程中被冲淡,一切的一切都变得不复存在了.

这个人物形象太过真实, 真实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年龄比较大的人应该或多或少都能明白这种感觉. 随着时间的经过身边的东西在不断改变; 过去自己所熟悉的一切在不断消失;如果不跟着前进的话总觉得自己有一天会跟时代脱离, 总有一天会被这世界所抛弃, 成为被落下,想死却怕死只好苟延残喘不断延命活下去的人.

波澜不惊的生活被恩师葬礼上的相遇所打破了. 波多野凛, 波多野秋房的女儿出现在了有島面前. 在葬礼上相遇, 把伞借给她都还只是淡淡的憧憬, 但从知道凛是秋房女儿的那一刻起, 有島就注定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了.

就这样, 在接触过程中, 有島再次拾起了放下了二十多年的笔, 得知夫妻之间已经什么都不剩, 明白了秋房和自己是一样的人拥有一样的想法和思考, 并得知了凛的脆弱. 这途中, 凛像麻药般, 她的外表, 她的声音, 她的背景, 她的内心, 都让有島逐渐沉溺.

这其中最标志性的场景就是两人去秋房的书房(工作室), 得知秋房真正的死因和真面貌后, 不断被父亲造成并留下的阴影所折磨的凛对这股复杂的感情压抑到了临界点, 流着泪对有島说了这么一句:

"助けて、先生――”

从这一刻起, 有島彻底地沉溺于凛, 再也无法自拔.

与凛一起度过的时间让有島对自己现在的每天无声压抑的生活感到了痛苦, 但越是这样有島便越是压抑自己地感情. 终于, 在沉溺在凛中的有島也到了压抑自己的临界点, 把十几年间夫妻间一次都没做过的妻子强上了. 说是强上, 实际上只是把已经出轨了的妻子当飞机杯, 脑子里想着的全都是凛的事. 然后故事就像多米诺一样, 一切就都崩塌了.

这个场景看的我想死. 把所有欲求都压抑到自己快要崩溃时, 脑子里充满想得却不可得你乃人生何的想法, 在为了不让自己崩溃坏掉得找个东西泄泄气的临界点偏偏碰上了最不想碰上的事物或者对象, 知道后果但却又无可奈何不得不做不然自己就要彻底坏掉了的这个心理. 我希望所有不明白这种感情的人永远都不要明白.

事后有島察觉到了, 已经什么都没了, 看起来像是家但呆着却只有痛苦和压抑的屋子也好, 本来就像被被水浸湿发霉并开始自然破裂的纸一般的婚姻也好, 一去不复返的年轻时自己对未来的追求也好. 只有与凛在一起的时间对自己来说是一种救赎, 让世界多了那么一抹色彩.

就在这个与凛相处, 不断让自己已经死了的心又开始跳动的时候, 两人去隔壁镇上约会, 但偏偏在这个充满了和前妻回忆的镇子上和自己学生约会的同时撞上了前妻和前期出轨对象的年轻作家在发售新书的场景, 在这之上更恶劣的是凛的小恶魔天性发作, 当着前妻的视线搂住了有島的手. 看着前妻那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的视线, 有島作为一个中年男性的心和自尊彻底崩溃了, 最终没控制好情绪向凛迁怒, 说了他自己认为最不该说的话.

“啊, 只有这个人能理解我, 只有他才是我真正的理解者, 也只有我才能真正理解他”, 怀抱着这样想法的有島回到了秋房那个充满着压抑与死的气息的工作室, 希望通过继续阅读秋房的日记以逃避现实, 并最后将自己与秋房重合用一样的方法死去. 只有秋房能理解有島, 也只有有島能理解秋房, 但秋房已经自杀, 阅读着秋房日记的有島就这么一步步把自己代入到秋房的思考里, 一步步走向秋房的末路. 但在有島即将自杀成功意识完全陷入黑暗的前一刻, 凛发来的消息唤醒了有島生存的渴望.

一方面是因为有島以为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凛还在渴求着他, 一方面是因为知道这一点之后对死产生的恐惧, 一方面是因为意识到了自己与秋房的不同-自己只是单纯的作为一个碌碌无为的中年就这样在秋房的思考中随波逐流般决定去死的事实. 就这样有島的心中发出了呐喊:

"……り、り、……凛……。 凛

その名を、強く呼んだ。

歯を食いしばり、何度も、声を振り絞って呼んだ。

まだ……、まだ、だ…

まだ、私は、きみに――

知ってほしいことがある。

――私のことだ。

この、惨めで、醜く、無力な私を――

死ぬ事すらできない――

きみの姿を想い、きみの声を想い――

それにすがるように生きようとしている無様な私を――

きみには、知ってほし。

私は――

君を傷付けただけの私のままで――

死にたくない。"

[这个场景里, 有島的呐喊, 凛的那句 “這い上がるです。死の淵から“, 全力放水的淋浴喷头, 以及这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很简单的钢琴BGM, 让我觉得十分煽情.]

几年前在我万念俱灰对未来不抱任何期望的时候我也像有島一样尝试过, 只不过他是在浴缸里, 而我是在格林尼治码头附近的泰晤士河边.他靠着自立从浴缸里爬了起来, 而我是被警察给捞了上来. 但结果都差不多, 死前冒出的最后的想法成了让自己对死感到了恐惧的同时并发了疯似的渴望活着. 但有島找到了些什么, 而我什么都没找到, 也没觉醒任何东西.

有两种人最令人感到恐惧, 一种是拥有一切的人, 因为他们必须强大到能够保护好一切才能拥有一切; 另一种是一无所有的人, 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在失去的了.

就这样, 有島放弃了一切, 工作上的职责, 教师的道德,社会的常识, 甚至生存的渴望, 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拿起了他唯一能称之为武器的笔, 抱着对凛那近似疯狂的感情, 开始写了起来. 跟这世上任何事物都没有关连, 只有自己一个人被世界所抛弃了的感觉也好, 对认识到这一点的自己所感受到的无力感也好, 抱着这样的无力感活下去是多么痛苦也好, 对秋房的羡慕嫉妒及与之相对比自己的丑恶也好, 这些东西统统无所谓. 只是全神贯注单纯的写着想传达给凛的话, 想让凛知道的事, 以及自身对凛所抱有的感情是多么的痴狂.

“一人の人間がーー

きみのことを狂おしく愛して、きみの幸せを心から願っていることをーー

きみに知っておいてほしいから、書きた

きみにそれをしってほしいと思ったときにーー

人間を描くことがーー

自分という人間を描くことが、目的ではなく手段になった"

仅仅是为了纯粹的表达这股感情, 仅仅是为了这一个目的, 任何事物都不再重要, 即使是四十几年来自己唯一的还没能完全割舍掉的写作.

这是CASE 1 唯一让我感到有些救赎的地方. 失去一切后仅仅为了一个单纯的目标倾其所有的人最后并不是一无所有, 光是这一点就让我感到的心酸好受了很多.

之后有島就正式与妻子离婚, 开始与凛同居, 过着可能是有島四十几年来最幸福的生活.

但在暑假末, 新学期开学前, 凛发现自己怀孕了, 因为第一次做的那一天, 也只有那一天没有避孕.

暑假最后一天, 两人交合睡着, 半夜醒来后发现两人做了同样的梦. 一个很像的女孩子, 在一个和波多野秋房书房一样异质的空间里, 不断地写着他们的故事.

也许是因为恐惧, 也许是因为害怕, 也许是因为情绪已经混沌到了无法形容的程度, 在开学的第一天, 有島出门后, 凛有了下面这段有些长,不是不合理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复杂的内心独白:

"どうして、わたしはこうなんだろう。

どうして、先生を信じて甘えることができなかったんだろう。

結局わたしは、人の親になりきれてない。

先生の前で、エゴを捨てきれなかった。

わたしは先生の居場所を奪いたくない。

そういう存在になりたくない――

先生に嫌われるのが、憎まれるのが怖い――

先生の心は強くなった。

先生は、わたしがいなくてももう大丈夫。

この一夏の日々を、わたしは忘れことはない。

だから――

先生、あなたは、わすれてください。

わたしがいつまでも覚えているから、先生は安心して忘れてください。

お腹に手を当てる。

涙をこぼしながら、私は微笑んでいた。

この安らぎを、おなかの子が私に与えてくれている。

わたしは――

自分の命すら投げ捨てた父親と、同じ事をしたくない。

そういう親に、わたしはなりたくない。

親がわたしに遺した――

耐えがたい孤独と、使い切れないお金。

疎ましくてしょうがないかった、身分不相応の財力。

私の意志と関係なく、押し付けられたもの。

これを使えば、この子を守れる。

わたしは覚悟を決めた。

この子は、わたしが育てる。

自分の中にも、母性のようなものが芽生えたのに気がついたとき、嬉しかった。

わたしも、真っ当な人間になれるかもしれない。

もうわたしは、一人じゃない。

守るべきものを得て私は、生きる意味を初めて見つけられた。

そうだ――

結果的に、先生はわたしを助けてくれたんだ。

この子を宿したことで、わたしは強くなれたんだから。"

作为学生的她如果被发现怀孕了会极大的打击有島的立场. 抱着没有勇气相信有島的软弱, 不想再夺取任何人的容身之所的挣扎, 不想重蹈自己父母的覆辙的怨恨, 突然产生的母性让自己有了身为活着的人的实感等等复杂的感情, 从有島身边消失了.

想要留在有島身边但为了不伤害他又不得不离开他.

这里很讽刺, 明明有島想通过自己对凛的爱以及希望凛幸福的感情让她不再感到孤身一人, 被这世界隔离开来. 凛却害怕因为自己再次破坏有島现在的容身之所而离开, 却没有注意到有島从与死只有一线之隔的深渊里爬上来的动力是因为她, 也没有明白对有島来说他的容身之所就是她身边.

之后海斗便醒了.

至此CASE 1结束.

[请记住CASE 1结尾产生的这股都快能扭曲空气的违和感和虎头蛇尾感]

 

CASE 2:

整个游戏画风突然一转, UI也好BGM也好背景也好, 突然就来到了(大概是)十六世纪的英国,  William Shakespeare, 简称Will, 酒馆常客Ed以及Robert(简称Rob), 以及Will的父亲John Shakespeare, 在酒馆里的对话.

我刚进CASE2的时候以为这是在讲述历史, 结合CASE 1进行到一半男主醒来然后进入CASE 2, 我猜想整个游戏大概就是三个不同时期的历史拼接起来的时空系故事, 以为海斗是在通过做梦的方式回顾历史寻找着什么跟旁边那个白头发穿着病患服的女孩子有关的东西.

CASE 2开始不到10分钟. 外面民众在以狩猎天主教徒为乐的时候旁白里说了这么一段:

エリザベス女王が即位してから、旧教(カトリック)の迫害は激しくなった。

[虽然这跟我所知道的历史差不多. 但这个在这个地方我感到了很强的违和感. 于是我去查了一下. 伊丽莎白一世大概在1558年, 花了几年颁布了三个主要的宗教改革法案在英国恢复了被 “血腥玛丽” 所压迫的新教徒, 成为了实质上英国基督教的教宗. 然后民间开始迫害天主教大概是1560后, 官方当时的态度是抱着一旦被发现教徒之间相互迫害即使是新教徒也要惩处(起码表面上是). 官方都开始不管导致民众可以在大街上迫害天主教徒肯定是1570年左右伊丽莎白的表妹玛丽(苏格兰系, 与血腥玛丽不是同一人)跟罗马以及本地天主教勾结尝试暗杀她之后的事了. 而伊丽莎白本人认同对天主教的迫害是1586年她被迫处死玛丽之后, 她当时指责很多人导致了玛丽被处决, 从她的贴身侍女, 到她的内阁大臣, 书记, 再到国会, 当然还有在背后诱导玛丽的天主教徒. 这个时期开始迫害天主教徒成了风潮.]

这之后剧情告诉我们Will, John, Ed和Rob都是当时的秘密天主教徒.

[历史上有很多史料侧面证明莎士比亚是秘密天主教徒, 但一直没有确定性的证据]

政治,国际形势, 以及宗教影响, 这些东西对平民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东西. 可能在我国环境下长大的人很难理解这一点, 因为毕竟大多数人都没信仰, 但对当时的天主教徒来说这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 而且信仰越是虔诚越痛苦. 时代的背景是个教育都没普及, 大多数平民都还是愚民的年代, 从小到大被家庭灌输的信仰所熏陶以至于长大后把所信仰的宗教里的思想当成自己的行事准则和道德规范及约束, 一言以蔽之就是把他们所信的宗教当成了 ”常识”. 那么在你的常识被打破被扁的一文不值的时候会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你改变你的常识并接受世间大众的观点, 另一种是坚守自己的想法并反抗大众. 当时平民中的秘密天主教徒就是后者.

举一个能让更多人理解的例子: 在你初中高中人格形成期, 你的恩师教你要与人为善, 要正能量, 要学会保护自己, 不要去伤害别人. 但等你进入社会后发现所有人无时无刻不在相互伤害, 正能量这种嘴上说说好听的东西他妈的就完全是嘴上说说实际上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 想要做个能够温柔对待他人的人但发现自己永远吃亏并且做事不讨好, 等等等等. 你的老师没有说错, 他说的是对的, 是正论, 是应该提倡的东西, 出问题的是这个世界这个社会. 但它说的那些东西实行起来很难让人在错误的世界上生存下去. 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改变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不是说没有那些依旧坚持美好价值观的人, 但他们大多数都活得很辛苦. 秘密天主教徒当时的处境差不多是这么一个状态, 但是比举的例子里的情况还要糟糕的多, 跟witch hunt一样甚至比witch hunt更糟糕, 因为迫害者不但举着宗教的旗号, 还打着 “For our beloved queen” (为了我们敬爱的女王陛下)的名义, 再加上 “血腥玛丽” 时代天主教徒迫害新教徒的仇恨记忆, 情况有多糟糕并不难想象.

[1560年前后三个宗教改革法案通过国会后伊丽莎白一世成了实质上的英国新教宗教领袖. 加上当时她的影响力很强, 因此当时如果说不敬爱女王会被视为叛国.]

继续进行剧情, Will和他老爹John经营的酒馆赚不到钱, 但马上又要交酒馆的地租, 这个时候老爹又病倒了, Ed虽然帮忙找了个药剂师来救John, 但Will没钱, 于是想到之前Rob提到的附近的某个大贵族Spencer家里养了很多鹿, 鹿肉很值钱, 于是跑去偷, 然后被抓了. 然后就被Spencer的爱人/情妇的Olivia Berry给截了下来, 当了Olivia的奴隶, 开始给Olivia的剧团写剧本打工, 然后被Olivia放回家了.

为什么这边我用这么多"然后"? 因为这一段的展开就是这么快, 信息量很大但补助说明又很少. 而这之后在Olivia回Spencer家的路上的内心独白很大程度上补完了人物的内心活动.

到这里看完Olivia内心的独白我才明白CASE 2的两首日常的主BGM和对话都比较欢快和平和是为了什么. CASE 2是个比CASE 1要沉重地多得多的故事, 只不过很难让一般人产生共鸣和共感.

如果说CASE 1是一个个体无力感的体现, 那CASE 2就是一个时代无力感的体现, 同时这股无力感的本质到今天都还没有变 – 不论是什么动机什么理由, 人类永远无法停止相互伤害(新教与天主教); 不论多少, 只要资源还是有限的, 就一定存在剥削与被剥削(贵族与平民, 地主与租户); 非主流(小众)就没有话语权, 就会被打压被迫害, 这与是否被环境接受没有关系(“血腥玛丽”时代天主教为主流,迫害/狩猎新教徒, 伊丽莎白时代新教复辟成为主流, 迫害/狩猎天主教徒). 从零开始, 一无所有, 但有想要得到的东西, 想要实现的东西, 想要改变的东西, 想往上爬的话, 就不得不拿出一切去赌(Olivia这个人物的核心).

果たしてそうなのかな?

我相信上面这几段肯定有不少人在网上对喷的时候看到过类似的但是被扭曲了的说法, 看上去也只是不痛不痒的比较犬儒世俗的“正论”. 道理这东西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 话术熟练的人可以把他们吹成鸡汤, 性格恶劣的人(比如我)会把他们用很冷血恶毒的方式解读出来, 为了自身利益的人会为了更多的利益将道理作为媒介发声. 时代一直在变, 环境一直在变, 人也一直在变, 但道理一直没变.

这之后就开始了新的不那么压抑的场景, 白天Will和Olivia去剧院和剧团成员一起排练, 下午两人一起到酒馆里开店, 晚上Will写剧本, Olivia回Spencer的宅子里被他睡.

之后的主要事件按照时间先后顺序大概是:

Will在Olivia的鞭挞与指导下完善并完成了本来想卖给Spencer的剧本 –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仲夏夜之梦).

Ed被Will的竞争对手, Christopher Marlowe (实际上是狩猎天主教徒的告密者- priest hunter)告发后, 隔日被处死.

在Will的建议(指导?)下, 剧团成员之间的配合, 剧本的练习, 以及脚本的质量都有了提升. 团员之间的感情也变得融洽 (Will和Olivia是在爱情的层面上).

仲夏夜之梦, 第一次公演成功, 但Spencer也来看了, 并且在散场后空无一人的剧场把Olivia强上了, Olivia因为立场的缘故无法拒绝. 事后Spencer完事儿走出剧场撞上了Will, 然后Will知道了Olivia实质上是Spencer的奴隶, 为了资金与剧团的存亡不得不与作为パトロン(Patron/赞助商)的Spencer睡, 无法反抗.

全部よ…全部。体も、心も…

それでもいいって、わたしは…わたしが、決めたの

女優になるために……。舞台に立つために……!必要なら、なんだってする

パトロンにも抱かれるし、劇団員を奴隷にもする

それしか……わたしの道は、ないの……

それでも……

……あなたにだけは、知られたくなかった……

……ウィルにだけは……知られたくなかった……

为了站上舞台牺牲了一切, 但唯独不想让他知道. 要是Olivia出生在一个贵族家庭的话, 现在的她早就已经不顾一切的向Will表达爱意并与他结合在一起了. 但一切从出生那一刻起就全乱套了.

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梦想与现实与自身的感情所折磨在自己面前流泪,  Will在这里给大家做了个示范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 – 从背后抱紧她, 安慰她, 去努力实现她的梦想, 去想办法解决问题, 接受她的一切.

回到酒馆后Olivia说了一段现实味很重的话:

“貴族に生まれてくる人が理由を持たないのと同じように、奴隷に生まれてくる人に理由なんてない。 生きていくために必要なことはなんでもやった。 どんな仕事でも。“

这一股子令人头皮发麻的现实味儿也是我喜欢本作的原因. 在现实里很多人为了活下去什么都干过, 不是他们想干, 而是很多人为了生存并没有选择. 再看看现在全世界很多年轻人挑三拣四好吃懒做天天抱着幻想想要躺着过日子. 只不过是赶上了经济高速发展的好时代吃上了收入快速增加的上一辈留下来的红利, 就以为这样的日子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不珍惜机会,不抱忧患意识, 就这样觉得自己当个平凡的幸福的人就行了. 和Olivia这段话一对比简直太讽刺了.

结合CASE 1的剧情我发现緒乃ワサビ嘴上说这是他最后一个galgame剧本, 实际上他已经就没把这剧本当galgame来写了. 要是把这作当galgame来写的话会写出这种得罪大众黄油玩家的东西? 但是我喜欢, 干得好, 如果有机会请继续.

Olivia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 她深爱着舞台, 无比的爱着, 但在当时那个不允许女人登上舞台的时代她没有办法以原本的姿态登上舞台(这点我找不到相关的史料), 于是想要通过被女王的宫廷演出选中, 从而获得向女王进言的权利, 改变不能让女人登上舞台的现状.

知道一切后的Will下了决心: “老子他妈要靠自己的力量守护心爱的女人!” 然后跑去Spencer家砸玻璃: “Olivia是自由的! 你这个色情狂把自由还给她!” 签了还款协议给Olivia赎了身.

一方面, 好友被处死, 但心中的这股悲愤无处释放, 另一方面, 为了给还Spencer给Olivia赎身的钱所造成的经济压力, 两者结合促使Will完成了Hamlet (哈姆雷特).

[到这里已经很明白了, CASE 2的故事不是历史也不是发生在过去的事, 而是基于过去历史背景的再创作, 因为仲夏夜之梦(1595/96)与哈姆雷特(1599/1601)两部剧本中间的时间间隔最少有三年. 这一点很重要.]

在仲夏夜之梦座无虚席, 哈姆雷特第一次公演大成功的这个看起来一切顺利的时候, 前面那个喜欢给Will找茬的Marlowe现身了, 想要讽刺Will却反被Will的嘲讽戳到了软肋并且放话说这件事没完.

隔日, 哈姆雷特第二次演出, Olivia因为舞剑不熟练割伤了自己的手, 这件事被蹲守在剧院附近的Marlowe知道了. 再隔日, 哈姆雷特第三次公演途中, 巡警就来砸场子, 把所有人抓走了, 没有任何理由, 就因为Olivia是作为演员是女人.

被抓到监狱里, 一顿严刑拷打威逼利诱, Will没向不管是非黑白只想打着不管什么都好的名目折磨迫害天主教徒的狱警, 被甩到了牢里, 等待着第二天的严刑拷打威逼利诱. 谁知道与Will的牢房只隔着一堵墙的另一间牢里关着的是Olivia.

然后我们就有了CASE 2 OP里那一幕, 也是OP标题 “冷たい壁のむこうに”的来源.

無駄に広い屋敷に住んでたのが、場末の酒場で寝泊まりするようになって、とうとう牢屋……

でも、入っちゃえばどうってことないわね

两人表面上看上去很洒脱, 起码Will是的, 但Olivia再怎么表现得和平常一样也没能掩盖住她的心情:

“……でも、一つ悔しのは――

ウィルの新作の完成に、立ち会えなかったことね

……もう少しだったのに

Olivia的心境已经不单单是想要站在舞台上, 而是站在舞台上表演Will写的剧本, Will的新作, 在哈姆雷特之后Will以两人为模板, 为了Olivia而写的爱情故事.

わたしは、初めて心から愛してた人のものになれるはずだった。

“如果能站在舞台上表演这个剧本的话, 我就能真正的成为Will的东西, 本该是这样的”.

想要站在舞台上→想要站在舞台上表演你写的剧本→想要表演你的剧本成为你的东西

舞台是我的梦想→Will所描绘的舞台是我的梦想→成为Will所描绘的舞台的一部分是我的梦想

Olivia对Will的爱情已经深到Will可以改变她歇斯底里般追求的梦想的程度了. 讲的再浮夸一些: Will成了Olivia的梦想.

在距离这个梦越来越近的时候, 梦碎了, 两人已身处牢狱之中.

悔しい――

明明就差一点了, 就差一点了.

浸湿了脸颊的泪水无声的落在地上, 但Will就像听到了眼泪落地般, 开始用表演时的语调说了起来:

――たとえ、死がお前の息……

蜜のように甘美な息を吸い取ろうとも――

――お前の美しさまでは、奪えなかった

……お前は美しい。死はまだ――

お前の美にまでは行き着いていないらしい」

这是Will和Olivia两人还在白天排练, 下午酒厂营业, 晚上演出时, 没能写完的, 以两人为模板而写的故事 - Romeo and Juliet(罗密欧与朱丽叶)最后的场景, 罗密欧服毒前的台词. 在我看来, 与其说是台词, 不如说是Will在向Olivia表达爱意, 即使是在两个人都被关在牢里却又只有一墙之隔的情况下.

剧本里, 朱丽叶诈死醒来后发现倒在她身边服毒自尽的罗密欧, 两人之间被一堵名为 “死”的墙给永远隔开了.

ちょうど……、わたしたちのあいだにある、この冷たい壁のように。

接着Olivia开始接着说了下去:

……どうして……どうしてわたしのためにほんの一滴、残してくれなかったの……
“……長い眠りから目覚めるとそこにはもうロミオはいない

ジュリエットにとって、生きる意味のない、灰色の世界になってしまった

――遠くから、足音が聞こえてくる

そこにはジュリエットの望まない結婚相手と、ロミオのいない毎日が待っているだけ。

ジュリエットは――

ロミオの短剣で自分の胸を貫く

それが――永遠にロミオに寄り添う、たった一つの方法だから――

这就样, 剧本完成了, 两人的剧本, 只为了两人的剧本, 只属于两人的剧本 - 真実の愛の物語. 杰作就这么诞生了.

忍住自己的感情, 命令Will把这剧本写下来让他早点休息后, 整个CASE 2 - 结合后面的展开, 最让我感到撕心裂肺的一段Olivia的内心活动来了:

明かり取りの窓。

そこから、月が見えた。

満月だ。

この月を、わたしは一生忘れることはないだろう。

この先、誰に抱かれることになっても――

誰の腕の中から、同じように月を見あげても――

いつだってわたしは、今日のことを思い出す。

愛を語り合うように、二人の物語を紡いだこと。

互いの姿が見えなくても、たしかに同じ景色を見ていたこと。

そして――

二人で、歴史に残るマスターピースを生み出したこと。

結ばれるべき二人。

幸福になるべき二人。

その資格をもつ二人が、幸福に辿りつけない。

そこに、悲劇の本質があるんだ。

ウィル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後悔は一つもない。

舞台に立ったことすら、後悔していない。

私は女優だ。

最期まで、私は女優だった。

ただ――

“……演じたかった

ウィルが、わたしとの出会いから着想を得た物語。

この姿で――

ウィルに愛された、一人の女として――

演じてみたかった。

それは叶わない。

時代が、それを許さない。

でもいつか――

わたしと同じ志をもつ女性が、堂々と舞台に立てる日がくる。

必ず。

それが何世後であっても、この物語は人々魅了しているはずだ。

ここには、真実の愛が描かれているから。

床を見つめる。

音もなく零れ落ちた涙のあとがある。

その行方をしるのは、あの月だけ。

ウィルはきっと、気づいていない。

――それでいい。

わたしは、これからも演じ続ける。

わたしは、あなたを愛した。

あなた一人だけを愛した。

わたしが、それを知っていればいい。

不管身处何处, 何时何地, 不管把我睡了的是谁, 看到只要看到这轮明月我就会想起你, 并想起一起完成了名流青史的杰作的我们, 想起拥有资格, 应该结合并且幸福, 却没能到达的幸福的两人.

我不后悔与你相遇, 但我后悔没能作为一个爱你的女人去演爱我的你为我所写的爱的故事, 这可恨的时代不允许我这么做, 也不允许和我有着类似想法的女性登上舞台, 但这故事必将吸引着所有人, 并改变时代.

我是女演员, 从头到尾都是, 接下来也必须去 ”, 不得不去 ”, 但我爱你, 也只爱你一人, 只要知道这一点我就能继续演下去.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是因为面对时代的重压让想登上舞台的女性没能有机会? 是因为社会和国家挥舞着名为暴力的不可反抗的大棒对天主教的迫害? 是因为由人性本身渗出的嫉妒与厌恶以及以他人的痛苦为乐的劣根性?

还是从两人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一切就乱套了?

Olivia做错任何事了吗? 没有. Will做错任何事了吗? 没有.

Olivia应该幸福吗? 应该. Will应该幸福吗? 应该.

Olivia能够幸福吗? 能. Will能够幸福吗? 能.

可结果变成这样, 他们有选择吗? 没有.

没有. 即使是现在我们也在被迫去做很多没有选择权的事情, 不得不拿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强行催眠自己让自己接受, 有了机会为了哪怕一丁点选择权都要争破头. 这个世界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历史到底是在哪里出了问题让我们一路发展至今变成现在这个对GDP数据中毒而不考虑实际产出和效率, 拜金/消费主义横行, lack of common faith, 缺少人性而又不给人性任何机会和选择的样子?

天亮了, Will和其他剧团的成员就被莫名其妙的踢出了监狱, 重获自由, 以Olivia自己的牺牲为代价.

昨晚Will睡着后, Olivia通过狱卒找到了Spencer, 以在他移居新大陆后成为他的妻子为条件, 解救保释了所有人.

去找Spencer, 希望他能让自己见Olivia, Spencer理所当然的拒绝了. 更让Will觉得命运捉弄人的是, 他在这个时候被Spencer告知, 他们被女王的宫廷御演选中了.

先让人绝望, 再让人抓住一线生机, 看人们不断挣扎不断被折磨, 最后人们将要成功的时候把那一点快要燃起来的火星彻底扑灭, 这是千百年来很惯用的手法, 也是接下来的展开.

为了夺回Olivia, Will想要抓住宫廷御演的机会, 直接向女王本人进言. 就这样剧团的成员开始为了都不知道能不能上演的演出而排练起这个描写了真实的爱的故事.

[很聪明, 因为伊丽莎白女王只要想, 她说的话就是法律.]

结果Will失败了, 但也成功了.

提出废除Olivia与Spencer之间的婚约并废除禁止女性登台的法案时, 女王当着所有贵族的面说两个都做不到, 你走吧.

[这里的描述实际有问题, 在那个英格兰政教基本合一的年代, 这就是伊丽莎白一句话的事, 问题在于这么做的事后处理很麻烦而且政治成本有些不划算而已. 不知道是不想这么写还是没想到.]

等贵族都走完了只剩下近侍的时候向Will指出, 这两件事都是宗教相关的事务, 而不是法律. 但Will都说了这是错过的话会后悔一辈子的戏剧, 女王想看演出, 把Olivia从Spencer家里传唤进宫, 开始上演这最后一出戏.

然后就上演了, 秘密又静悄悄的, 在整个英格兰最华美的舞台最有价值也是最高荣誉的舞台, 上演了这么一出不知道究竟是戏剧还是真实的爱情, 同时这里是整部游戏第一次响起那段让我心态爆炸哭了三回的钢琴独奏.

即使是女王都没能改变的规则, 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了. 但即使如此, 能让Olivia作为女人堂堂的登上舞台, 能让她堂堂正正地表演自己为了她而写的爱情, 能让这篇真实的爱的故事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的话, 这一切的一切就都不是没有意义的事 – Will这么想着.

演出结束, 两人无言回到酒馆, 尽情交合后睡去了.

半夜醒来, 两人做了同样的梦. 一个像Olivia一样满头白发的女孩子, 为了向很重要的什么人传达些什么, 不断地写着.

即使一切都不是没意义的事, 分别依旧是痛苦的, Will也好, Olivia也好.

さようなら。ウィリアム・シェイクスピア

わたしの愛した、たった一人の――

さようなら――

{注: 读作ひと}

之后海斗醒了.

至此CASE 2结束.

[请记住CASE 2结尾 刻意在 "离别" 的刻画上特别用心的这股违和感]

 

CASE 3:

开场倒叙, 然后不到两分钟, すもも如是说道:

“楽しかったよね―、あの夏”

这就是CASE 3的主旋律, 虽然有也带着现实味儿的部分但和CASE 1和CASE 2比起来, CASE 3是本作最轻松愉快的一条线.

跟随着すもも闭上眼睛开始回忆, 视角和时间一转我们回到了过去的カンナ身上.

又是大概不到两分钟我们会随着カンナ君在不断寻找摄影素材时,接连得到好几个信息: 废弃了的国际机场的遗迹, 撞进航站楼的民航客机, 以及 “鳩”. 知道Laplacian前作未来ラジオと人工鳩都应该能猜到CASE 3的背景设定跟前作相通了.

我们的カンナ君虽然 “个性比较强”, 头发长的像只不剪毛的狮子, 天天逃课不上学, 要么在车库修车, 要么跑出去照相, 但他是个善良的孩子.

2061年, 76年一遇的哈雷彗星会再次与地球擦肩而过, 很少有人一辈子能看到两次哈雷彗星. 而カンナ的母亲アンナ作为有名的 “野外摄影家”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个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可没能等到2061年, アンナ就去世了.

怀着对母亲的思念, 我们可爱的カンナ君就想着: “母亲没能够拍摄的哈雷彗星就由我来代替母亲拍下来!”, 一边试着修理母亲遗留下来的野营车, 一边不断练习自己的摄影技术, 同时还不忘记抹除自己逃学的痕迹.

只有父亲和儿子两人的晚饭餐桌上, 两人一边吃着咖喱一边讨论/糊弄着学校及学业之类, 完全没有生气与活力的话题.

“马上暑假了? 学校里怎么样啊? 别以为是直升学校就不学习了啊.快要分文理科了? 要提前想好啊别临时抱佛脚………”

我们聪明的カンナ君巧妙地在嘴上应对了所有的问题, 但心里想着的确实母亲还活时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晚餐餐桌的景象.

当我认为这小子不错啊挺有灵性还不到一分钟, 第二天就漏出马脚了.

“父:どこいくんだ?

カンナ:学校だけど

父:土曜だぞ今日”

カンナ君使出了紧急回避! → 回避成功!

:そもそも、もう十時過ぎだぞ。平日だったら間に合わってない”

カンナ君尝试着装傻! → 装傻成功!

这时门铃响了, 父亲前去开门. 正当カンナ放下心来开始想着周末没法修车, 去哪里拍照好呢, 边一口一口地吃着涂了黄油和花生酱的土司时, 父亲带着一位黑发黑框镜白衬衫黑西服的年轻女性回来了:

“……お前、いつから学校にいってないんだ”

学校的实习老师来家访了, 逃学的事情就这么露馅了.

 “桃ノ内すももです。はじめまして、よろしく”

(这名字的构成成分里桃子也太多了)

BOOOOOOOOOOOOOOOOM, 就这么在家里早饭的餐桌上, 炸弹爆炸后留下的坑里, 开始了并没有预约也没有预告更没有提前做准备的三方面谈. (大概在这里我们的カンナ君第一次闻到了女人香)

为啥不去学校了?讨厌学校吗? → 不是, 只是我没时间去而已. → 你是学生吧! 没有去学校的时间是在搞什么名堂! → 我想成为像妈一样的摄影师, 因此在车库练习摄影. → 去学校也不妨碍你练习啊?! 这不是你不上学的借口. → 母亲在我这个年纪就已经是职业的摄影师了. 我也想要那样, 因此想把所有时间都用在摄影上 → 你太天真了! 只想着摄影而不考虑摆在眼前的现实! 这世界没那么简单! 你只是靠着父母才能这么任性吧! → 我知道啊!!! → 我很明白你母亲在摄影上花了多少精力 → 我也知道呀… → 你呢? 我根本没看到你拿照相机拍照过. 就算你想当摄影师而不去学校, 万一没当成的话你该怎么办? 以后的人生会很惨. → 早点开始不好吗, 这样手也会熟练不少. 母亲也去世了, 大家都不可能一直活着, 没有那么多时间. → 不是不能理解你的焦虑, 但上大学以后再开始也不算迟呀, 人生可比你想象中的要长的多. → 我哪知道那种事啊! 母亲不是都死了吗! 但母亲肯定没有后悔, 我也想像那样活着. → 大学毕业以后再说, 那之后你想干什么干什么. 学费都是我出的, 在这点上你就认了吧. → 我根本没拜托你这种事, 也没有去大学的打算… → 你他妈的任性有完没完!!! → 母亲就绝对不会这么说! 我不想像父亲你一样平平淡淡的长寿! 像母亲一样短命但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后死掉要好得多!

很真实但又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国内的父子吵架. 国内估计到第三句就已经一巴掌糊上去了. 也亏着カンナ的父亲品性好脾气好才能忍住. 但最后一句不管怎么说都很伤一个去年才丧妻的中年男人的心. 于是父亲边感叹カンナ还是太不成熟太孩子气了, 离开了谈话桌.

すもも软磨硬泡了一阵, カンナ依旧没软下来, 跑去车库修车了.

风暴过后被独自留在客厅的すもも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 一上来就修罗场?! 好难啊! 我的本职是女大学生好吗! …但是他爸是把我当作老师来看待和称呼的, 其他人也都是这样, 那就当作是这样吧, 毕竟是我自己选的. 哇我一个人在这只能等啊, 好不容易的周末可以休息我还要穿着不习惯的西服, 好热, 好难受. 教育实习期间不能搞事, 不能穿的太花哨市场, 不能打扮也不能做头发, 我好难受! 但是这是为了不让妈妈因为我而再次流泪, 我得坚持下去…

等待期间すもも看到了アンナ生前与父亲的合照, 打扮的十分有个性的アンナ笑得十分开心.

“……かっこいいかも-”

和现在这副土里土气没有任何亮点的打扮比起来, 自己是多么萎靡.

之后カンナ的父亲回来了, 两人就カンナ的问题进行了一些让すもも充满违和感的交流.

老师你看起来像个正经人 → [就因为我穿着西服没染发还带着土气的眼镜? 我明明还没有展示过真实的自己?]

因该是多亏了双亲的教育吧 → [双亲的教育? 什么鬼? (根本没有的好吗?)]

为了拓展儿子以后可以选的路, 我想让他去上大学 → [カンナ不都已经说了想成为摄影师了吗? 为什么还需要去拓展别的道路?]

各种场面话后, すもも跑到车库去看カンナ的状况,一边威逼利诱一边说作为过来人的经验一边劝在和爸爸谈一次. (大概在这里我们的カンナ君第二次闻到了女人香)

すもも走了后カンナ拿出了母亲多年前就画好的哈雷彗星观测点的素描, 脑子里想着要去找这个地方首先得把车给修好. 正头疼着自己没法修的时候想起了昨天处理学校信访的时候还有个修车的广告, 一不做二不休就赶快把车修好才要紧, 就联系了专业修车人员.

 


 

 

Work in progress...

CASE3: 50%

CASE0: -20%

刚开始敲键盘时CASE0我是第一个写的, 弄了个通宵, 删删改改. 写到一半发现还是通过故事的发展顺序顺藤摸瓜来写比较好. 但写完CASE1和CASE2, CASE3写到一半发现已经快把当初刚通关CASE0时心里在想什么给忘得差不多了, 留下的只有每次想起CASE0一些剧情而感到浑身沉重血液灌铅的感觉. 因此写的我很不满意, 得抽时间重通一边CASE0才能再把我内心那股想吐但是吐不出来的一口血给抽出来. 写这篇感想不是目的, 而是手段.

年底太忙,事情排山倒海般压过来. 尽量在圣诞节期间完成.

Final edit: 15/11/2020

分享到:

全部评论

48x48

写得非常有共鸣感呢

2020-10-30 14:06:04
48x48

首先我觉得这作很不错。123里人们的挣扎很不错,但CASE0里,不是说受不了那些发展,就是故事的前中后有分裂感,不是说受不了那些戏剧冲突。...到了后面我就C了看看LOG,阿巴阿巴阿巴,还是等CASE0的解说吧
世凪醒来以后,我的脑子里满满的推下阿克西斯的夏亚....

2020-11-01 08:25:13
登陆 后方可回复, 如果您还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